分享到:
400-686-9733转20303 (报名咨询电话) 

威尔士人乔治·奥威尔曾为西班牙而战

来源:OLE西班牙语培训动态   时间: 2011-08-18

 今年是西班牙内战爆发75周年。众所周知,在这场被誉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带妆彩排”的战争中,苏联方面的态度十分明确:全力支持民选产生的西班牙共和国政府,抵抗由德意法西斯撑腰的佛朗哥叛军。在战争中,来自苏联的志愿者能够积极前往西班牙助阵,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受到了母国的庇护。反之,作为欧洲主要强国的英国采取了冷漠的“不干涉”立场。那么,在这种消极的政治气氛中,还会有多少英国志愿者执意前往西班牙呢?

  据英国《卫报》消息,英国国家档案馆日前披露了一部分来自MI5(英国陆军情报局五处,即军情五处)的文件,令此前被掩埋的不少历史细节得以清晰呈现。这批档案显示:20世纪30年代,多达4000余名英国和爱尔兰志愿者先后奔赴亚平宁半岛,加入“国际纵队”参加西班牙内战,旨在保护共和国政府。另一方面,英国政府则严守中立态度,并把部分志愿者视为“煽动分子”,要求情报部门予以严密监控。

  虽然西班牙共和国政府最终失利,但这并不妨碍后世对冒险参战的英国人及其活动产生浓厚兴趣。记录表明,到西班牙参与反法西斯战争的英国公民,比历史学家过去几十年间估算的数字(约2500人)要多得多。虽然外界仍不清楚有多少人成功抵达了西班牙,但确凿无疑的是,数百人自那之后再没回来,为实践对民主共和的信仰而埋骨他乡。

  上述参战人数之所以被长期低估,主要是因为志愿者的行为基本上是秘密的。在英国政府采取“不干涉”政策的压力下,他们往往要想方设法掩盖自己加入“国际纵队”的举动。有很多人甚至不敢告知自己的家属,选择在夜深人静之时悄然动身。即便如此,仍有部分人最终未能如愿,他们或是因为家庭实在走不开,或是在中途被拦截并遣返回国。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这些英国志愿者中有很多威尔士人,其中又有约三分之二来自南威尔士采矿区及拉内利、斯温西、加迪夫等煤港。作家格雷格·路易斯,曾在《拯救我生命的子弹》一书中描述了威尔士志愿者鲍勃·彼得斯参加西班牙内战的传奇。现为威尔士独立电视制作人的他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如果志愿者的数量(因为这些文件)大幅上调,“我们不难想象,其中必然有更多来自威尔士的同胞,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事实上,MI5对当时在西班牙作战的英国志愿者“非常感兴趣”,主要理由在于:其中很多人具有社会主义倾向,还有些索性就是正式的共产党员。这次公开的、从该局保存的记录上复制下来的扫描影像,就涵盖了长达200多页的人名及他们离开英国前往西班牙的详细日期,甚至还有一份记载在战事中阵亡的人员信息的花名册。

  这当中,编号KV 5/112的文件按字母顺序罗列了这4000多位英国和爱尔兰志愿者的姓名,它由MI5在1936年1月到1954年12月间编辑而成,附带了这些人从英国出发的日期和地点、加入的部队及他们回国的时间。某些较为有名的志愿者的索引卡(编号KV 5/117-131)还被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它们提供的信息可能更具吸引力

  共产党员佩恩特图1937年加入国际纵队,他在数十年后担任过矿工总工会(NUM)的书记。MI5在关于此人的机打条目上这样记载:托马斯·威廉·佩恩特图,1937年5月到达西班牙;旁边还以黑色手写体注明:“来自加迪夫,同年11月3日离开前线。”

  威尔士老兵哈里·斯特拉顿原本是一位出租车司机,也具有共产党员身份。根据MI5档案的记载,他经过巴黎和佩皮尼昂(法国南部城市)来到靠近斯科特布拉瓦(西班牙沿海城市)的志愿者集合地点Figureres,1937年10月13日从西班牙离开。

  来自Gifach Goch(英国格拉摩根郡地名)的阿伦·威廉姆斯于2006年病故,是参加西班牙内战的威尔士老兵中最后辞世的。MI5的相关记录显示:1937年12月,他正在西班牙与叛军交锋。

  这些志愿者的名头都不如埃里克·布莱尔大,后者的笔名“乔治·奥威尔”在文学界可谓无人不晓,他曾在著作《向加泰罗尼亚致敬》中记录了自己与佛朗哥军队对抗以保卫西班牙共和国的经历。将MI5的记录翻至1937年4月,便可以看到关于奥威尔前往西班牙活动的记载,另一个条目则记录了他的住址、出生日期(虽然年份是错的)以及他“左翼倾向”的证据。不仅如此,在奥威尔完成畅销书《动物庄园》(1945年)和《一九八四》(1949年)后,情报部门仍对其保持着关注,文件中还可以找到他于1950年1月去世的消息。

  上述档案足以说明,西班牙内战前后,英国情报人员完全有能力跟踪潜在的志愿者。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各种迹象显示,他们并未采取太多积极措施阻止志愿者们出发。
  既然如此,这份材料将如何影响公众对英国志愿者的认知呢?至少对于普通人而言,浏览名单可以帮助他们发现或证实自己的某位祖先是否去过西班牙;而对于努力发掘历史真相的研究人员来说,它很可能在专家们收集第一手资料的过程中发挥路标作用。另外,一个更重要却往往被忽略的事实是:虽然志愿者里不乏中产阶级乃至牛津、剑桥毕业的知识分子,但大部分还是普通工人出身,且主要来自威尔士及其他工业区。如此一来,这么多人如何被有效组织起来就成了新的关注点,共产党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更是备受争议。

  不可否认,大不列颠共产党筹划了英国志愿者的招募工作,在西班牙内战中也有很多共产党员担任国际纵队的指挥官或政治委员。严肃的史学家更倾向于把这部分人看作真正的志愿者而非“投机分子”,但另一方面,共产党领导对基层的控制程度以及对那些因政治原因而与政委发生纠纷的志愿者的处理,仍存在很多谜团。有评论称,这些新文件提供了关于志愿者在彼时那种激进政治氛围下的有价值信息,有助于构筑更全面的图景,并促使相关讨论升温。

  当然,也有怀疑论者认为:新文件统计出的志愿者人数,甚至超过了西班牙当局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研究得出的2762人。后一个数字公布时,佛朗哥仍在执政,这名独裁者一直试图给支援共和国的志愿者数量“注水”,以便藉此打出反对“外来干涉”(主要指左翼力量)的旗号,为自己当年的行径涂脂抹粉换言之,2762可能已经是足够多的数字了。所以,今天的人们有必要保持理智,要考虑到新的数据可能重复统计了某些并未真正到达西班牙的志愿者。
  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由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总统曼努埃尔·阿扎尼亚领导的共和国政府军及人民阵线左翼联盟,与以弗朗西斯科·佛朗哥为中心的西班牙国民军及长枪党等右翼集团展开了激烈的搏杀。

  战争头两年,德国和意大利向佛朗哥军提供了飞机1650架、坦克和装甲车 1150辆、火炮2700门、步枪数十万支、炮弹750万发。德意为了锻炼部队并试验未来战争中准备使用的新战术和新武器,直接派出海陆空军助阵。以轮换形式到西班牙服役的德军“志愿兵”多达30万人,德军的新式坦克、大炮和飞机也在实战中得到了检验。

  苏联则成为西班牙共和国政府的主要援助者,累计提供了806架飞机、362辆坦克和1555门大炮。整个内战期间,直接参战的苏军官兵不超过1000人,但这些志愿兵也曾驾驶苏制坦克和飞机与共和国政府军并肩作战。对于苏联的军援,共和国政府以国家银行的储备黄金付账,总价值超过5亿美元,相当于全国黄金储量的三分之二。

  英法则采取“不干涉”政策,并签署了《不干涉协议》。这不仅对西班牙共和国造成了严重打击,也为二战初期两国军队的糟糕表现埋下了伏笔。

更多学校动态

干净整洁静悄悄的西班牙景点令人流连忘返   时间:2011-08-18

地球的尽头——阿根廷火地岛莫雷诺大冰川   时间:2011-08-18

到西班牙留学需要多少生活费呢   时间:2011-08-18

留学西班语必须知道的事   时间:2011-08-18

 

课程顾问

立刻获得免费咨询 400-686-9733转20303

填写以下表格,获得免费咨询。

按此确认


OLE西班牙语培训怎么走?

OLE西班牙语培训在中国已经拥有多所学校和分支机构。想要了解更多吗?>>